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路透专访:中国房地产短期无忧,稳经济下半年微刺激政策加力--专家

2019-09-01 12:10:37 来源:开心     编辑:[db:作者]
重发-路透专访:中国房地产短期无忧,稳经济下半年微刺激政策加力--专家 / 5 years ago重发-路透专访:中国房地产短期无忧,稳经济下半年微刺激政策加力--专家3 分钟阅读(重发修正文中个别措辞) * 中国下半年主要任务是稳增长保下限而不是防通胀 * 微刺激政策会继续加力,宽财政搭中性偏松货币政策 * 房地产无短期崩盘之忧,若调控不当长期有泡沫破裂之虑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7月21日 - 中国6月房价同比涨幅创15个月最低,对此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认为,中国楼市短期无崩溃之忧,但若调控不当,长期看会有泡沫破裂危险;而为稳经济增长,预计下半年微刺激政策会继续加力,主要体现为宽财政搭配中性偏松货币政策。 他在接受路透专访时指出,目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回落是两方面原因导致:一方面,在历时十多年房地产调控后,尤其是上一届政府出台史上最严厉限贷限购等举措见效;另一方面,中国经济正处于下行周期,双向因素的叠加使得房地产市场出现销售量和价格“双降”。 “如果房地产市场局部去泡沫化继续下去,必将引起居民财富缩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锐减,房地产企业破产,由此引发购房者、房地产企业、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银子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的债务断裂,对经济社会发展形成不确定性风险冲击。”马晓河称。 但他并不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会崩溃,相反市场发展仍有空间。他指出,一方面中国城镇化在加快推进,目前53%左右的城镇化率中有真实城镇户籍人口的只有36%左右,将来中国城镇化率若达到发达国家的中等水平即77%左右,将有11亿以上人口住在城镇,至少城镇要增加4亿人口,住房刚性需求仍有很大空间。 另一方面,从中国经济发展格局看,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不会改变,只要投资在前消费在后的拉动经济增长格局不变,中国就只能延续被迫出口,外汇储备继续增加的发展模式,这一结果必然导致货币溢出。 货币溢出效应的直接结果就是资本价格涨幅远远快于日用消费品价格,而外溢的资金必然会流向资本市场,包括房地产市场。这也是一二线城市限购限贷不能取消的重要原因。 此外,在现有体制下,中国房地产市场牵涉众多利益集团,包括地方政府、开发商、银行、购房群体和尚未购房群体,无论从力量对比看还是现有经济格局看,一旦房地产调控放松,刚性需求加上货币溢出效应以及利益集团的推动,房地产的泡沫势必就会累积。 马晓河指出,尽管短期泡沫并没有破裂的忧虑,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结束,城镇人口趋于稳定,刚性需求增长开始下降,不断吹大的泡沫破裂风险急剧上升;而随着老龄化社会的临近和到来,存量房将明显供大于求,届时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就有整体破裂的危险。 他举例说,当老年人口达到一定比例,如60岁人口占比达到20%时,大中城市老年人口比例升到30%左右时,目前中国许多大城市的家庭都已经是四(老人)二(中年人)一(孩子)人口构成,这些家庭不仅有房改房,还有商品房,如果两个四、二、一结构家庭在第三代组成家庭,即会形成八、四、二的家庭结构,这样第三代新家庭将继承8-10套住房。 “因此对一二线城市的限购限贷决不能放松,尤其是投资和投机性住房需求必须遏制,刚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要进行支持,但对三四线城市的调控可以适当放开。”马晓河建议。 上周公布的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主要城市6月房价同比涨幅创下15个月最低,环比连续第二个月下跌且跌幅扩大,楼市调整态势加剧。 **下半年微刺激政策会加力** 虽然房地产市场仍是困扰中国经济的很大不确定因素,但从二季度宏观数据看,在GDP增速连续17个季度呈现趋势性下滑后二季度放缓并转向,包括投资、消费、外贸等都出现改善迹象,有利因素在增多。马晓河预计,下半年微刺激政策会继续加力,主要会体现在增支减税的宽财政政策和上半年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下半年会向中性偏松转化。 他认为,今后几个季度,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稳增长保下限,而不是防通胀,其中去产能化,去杠杆化以及房地产去泡沫化,都是经济增长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和下行压力。尤其中国社会总体负债水平已经从2007年的140%上升到现在的210%以上,靠近国际经验风险高发窗口期250-280%,也需引起高度关注。 他分析指出,从有利因素看,中国政府大力推进改革,有利于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同时强化民生和基础设施建设,推进新型城镇化,打造长江经济带,都是既有利于当下又有利于长期的举措,同时下半年继续落实的微刺激政策会继续加力,也有助于经济进一步企稳。 而不利因素和下行压力则主要表现在:私人消费难以弥补因压缩“三公”消费和控制楼堂馆所投资带来的缺口;“绿色GDP”不能及时填补因化解产能过剩、治理大气污染、推行节能减排所留下的缺口;以及去“杠杆化”政策既带来钱荒,也加快房地产去“泡沫化”进程,而货币信贷又很难流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 “经济结构调整中有两个快变量和两个慢变量,其中快变量包括淘汰落后产能和投资加快增长,慢变量是消费增加和新兴产业发展壮大。两个快变量容易推进,而增加消费和发展新兴产业不容易在短期见效,它有其自身发展规律,需要靠市场来调节。“马晓河称,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只会加剧产能过剩,因此要减少超越经济发展阶段的政府投资。 基于中国现实经济的压力,他建议今后财政政策应向积极宽松转化,在财政收入增长幅度不大的前提下,适当再扩大一些债券发行规模,用于保障住房、农业农村基础设施、贫困落后地区交通设施、重大水利设施等领域。 货币政策则应向真正的中性转化,即由上半年的中性偏紧下半年转向中性偏松,同时从政策上培育扶持新兴产业,大力发展服务业等。宏观政策也向刺激私人消费倾斜,包括提高对城乡基本医疗保险补助标准、基本养老保险补助标准和贫困救助标准,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从3,500元人民币提高到5,000元,以刺激消费等。(完) (审校 张喜良)

本文由http://www.studioaerografu.com/jiankang/233.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中国需求推动古巴雪茄销售逆势而上上一篇:中国证券:沪深证交所上周五两融余额减44亿元至1万亿元

相关阅读

路透专访:中国房地产短期无忧,稳经济下半年微刺激政策加力--专家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 “来源:***(非路透专访:中国房地产短期无忧,稳经济下半年微刺激政策加力--专家)”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